梓洲

【旌奚】今日事今日毕

甜!

夕犬:

三年没写bg了,被这对拉回来。手生。瞎jb写瞎jb甜。


*假设娃娃亲已认


*假设大嫂身体初愈


*假设元启没有黑化


——因为都是假设所以本文并不成立。




今日事今日毕


1、


入夏以来雨水颇多,金陵城地势低平背靠山阴,粮仓被水淹了大片。荀统领带着兵把未被淹及的粮袋运往高处,拆开整合才发现竟也霉了大半,这下城里吃饭成了问题,把大梁皇帝愁得坐在龙位上吭吭坑直咳嗽。


好在临近片太湖区稍显富足,无奈之下梁帝大手一挥,长林王府领命护送皇粮回京。


萧庭生领了兵符回府。他近日里略感风寒身体不适,望着此刻正倒挂在房梁上捉蜻蜓玩的小儿子,思来想去忧心忡忡,实在没法说服自己把护粮重任交托给他。


“父王。”


萧平章将一盏刚刚泡好的清茶递过去,而后同他父亲站在一起,欣赏起了自家弟弟姿势优美的倒挂金钩:“要我说平旌啊,您想把这任务交给他,他还不见得就乐意接呢。”


“是吗?——”长林王眉头一绞,中气十足道:“他敢!”




2.


然知弟莫若兄。


“我不去!”


萧庭生差点把手里热气腾腾的茶盅扔出去:“你再说一遍!”


“我才不去呢。”萧平旌脖子一梗,“这姑苏离金陵多近啊,任务半点挑战性不说,从上月开始就阴雨湿绵不断,路肯定难走,我不去。”


萧平章抚着胸口,虚弱地在他身边坐下:“难道你就眼睁睁着看着你身中两箭的兄长担此重任吗。”


萧平旌:“我不是我没....”


蒙浅雪捧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娥眉蹙蹙泪光点点:“难道你就忍心让你身怀三月的大嫂一个人在家里担惊受怕吗。”


萧平旌:“.....”


“哎呀!”他很是烦躁地一挥手,“我长林府精兵良将众多,难道一个护粮的都没有?”


萧平章点点头:“你真不去是吧。”


“不去。”萧平旌鼻子里哼了一声,“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去。”


“那就没办法了。”萧平章偏过头,用整个屋子都能听见的音量与妻子耳语道:“这一路济风堂林姑娘的随行安全,还需多加人手注意....”


萧平旌耳廓一动。


蒙浅雪也用手遮住嘴,用生怕别人听不到的气音与丈夫秘密交谈:“真是辛苦,雨水偏积蚊虫滋生,这灾疫也是愈发横行起来....”


萧平旌猛地转过头:“我去!”


蒙浅雪忍不住乐出声。


萧平章板正身体,故作严肃:“怎么这么快就改主意了?”他抬头往窗外望:“难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哎呀没有啊?”


萧平旌一脸正气凛然:“大丈夫在世义不容辞,既然父王和大哥都走脱不开,陛下的旨意当然由我来承担。”


“好呀。”蒙浅雪微微一笑:“那也由你去邀请林姑娘一同上路吧。”


萧平旌:“....诶?”


萧平章将碗中剩余茶汤缓缓倒尽,语气不紧不慢:“是啊。林姑娘随行的相关事宜,我和父王也是刚刚拟定。既然你已负责护粮,那这件事也交由你去做吧。”


萧平旌:“???”




3.


得知晚上要去济风堂找林姑娘,萧平旌一连吃了三碗饭。酒壮怂人胆,他用白米饭,刚从溪滩边上钓上来的活鱼,他大嫂用葱姜醋酱给他做得活色生香,意在打气,结果被鱼刺半道卡了喉咙。


于是还是得去济风堂找林姑娘。


既然有求于人,没有叫人家上门来的道理,长林王府做事绝不能失了礼数,萧平旌喉咙之间已经卡着了一根刺,还是被迫穿戴整齐,府院大门一关,就踏上了去往济风堂的路。


“区区小刺,又怎能损我大梁男儿的风范?”


父兄之话言犹在耳,只是萧平旌搞不明白,既然护粮是大任,与林姑娘商讨也是重要事宜,那为啥。


那为啥一定要把自己这个现在连话不能说的人给推出去?




4.


“啊。”


“啊——”


林奚用木尺压住舌根,镊子轻轻一取,萧平旌便只觉喉头一清。她将那根又长又细的刺落到面前的瓷盘内,转身端了一碗汤药过去:“发炎了。”


萧平旌两手接过来,有些紧张:“没大问题吧?”


“没有。”林奚俯下身,将案几上的东西一一收拾进盒内,“往后三日多吃流食,注意清淡,切忌辛辣之物。”


“哎林奚。”萧平旌将汤药喝完,搁在一边,“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有正事要谈的。”


“嗯。”


林奚安静听他说完,将手中药囊放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不去。”


这话如当头一棒,把萧平旌给砸蒙了:“为什么?诶不是,你不答应就算了,干嘛这么干脆?”


旌旌很委屈。


“其实昨日晚上,蒙家姐姐就来找过我,所述之事与你方才所说大致无异。”林奚的神色无辜清白,话语间仿佛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她说了此次护粮事务必由你承担,盼我能同你一道出行。”


昨日...晚上.....


萧平旌瞬间反应过来,要说昨天晚上,他都还不知道这次军令呢。他大哥大嫂这明摆着先斩后奏逗他玩,先跟他说林奚同行催促他接下任务,然后再跟林奚说自己出使任务请求同行,这样一来两厢圆满皆大欢喜。


此时林奚的声音很冷静地穿插进来:“我当时就跟她说了,不去。姑苏时疫流行,金陵城难道就没有吗?药房走脱不开,就算我幼时与你,”她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与你有婚约在身,也没有出行军令也跟着一块去的道理。”




5.


说得在理。


这下萧平旌总算明白了大哥大嫂不和他一起来济风堂的缘由。


两边谎话撒到这,算是圆不上了!


让他沮丧不已的是方才一听林奚同去便两眼放光的自己,林奚面对这俩老狐狸的诡计还能冷静分析,而自己怎么就脑袋一热上了钩?


更让他倍感悲伤的是,林奚从大嫂那听闻自己要出使任务却断然拒绝的冷淡态度。长林王府,萧氏二公子,孤身一人送粮回京,究竟是因为寂寞少年郎的追求,还是未婚妻子的不挽留?


萧平旌愤然捶桌:“啊!”


林奚抬头:“你啊什么?”


旌旌心里苦!


啊!




6.


“我师傅说,今日事今日毕,这刚刚采下来的三七叶,一天不晒,第二天也要不新鲜了。”林奚慢悠悠地将面前的碟盏碗盂一一搁置,各色药材分类安放整齐:“今天时辰也不早了,平旌你还是早些回府去歇息吧。”


萧平旌悻悻地摘着手上的草叶子玩,突然之间改了主意:“我不。”


“嗯?”


“黎老堂主说得对,今日事今日毕。”萧平旌干脆向后一仰躺卧在了地板上,“大哥大嫂今天叫我来请你一同出行军令,你不答应任务就没完成,我不回去。”


“.....”林奚用审视的目光看向他,歪理这么多的?


萧平旌撇了撇嘴,眼神投向窗外,装死。


“我可不会替你铺床。”


林奚端着托盘起身,似是有要先行离开的意思。


“...我留宿又不是第一次,哪次你不这么说,结果不是哪次都给我铺地好好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萧平旌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正襟危坐道:“天气潮湿闷热草席不透气,林奚,今晚用竹席铺垫子吧?”


然后他获得了一记怒嗔,不知是恼还是羞。


于是今天晚上的长林萧家二公子,在竹席上也睡得很香。




7.


萧元启身为京城皇族闲散子弟,平日里来并无事可干。业务扩展硬要再多些,大概无非就是游山玩水找平旌。


这日他来长林府上找萧平旌蹭饭,被告知不在,不辞辛劳,又风尘仆仆前往济风堂。


找萧平旌蹭饭。


林奚姑娘十分温和友好地接待了他。


“小侯爷多吃一点。”林奚将桌上的一盘腊肉豆角向萧元启的方向推了推:“侯爷从莱阳侯府赶过来,先去了长林王府,又绕到这里,一路上想来甚是劳累。”


“多谢林姑娘。”


“嘁。”


萧平旌嘴里叼着筷子,看林奚目光回转过来,才不情不愿的接到手里嘟囔:“他——有什么可累的,有马车有马夫,敢情不是他赶车....”


话及此,不敢再说了,把脸埋到饭碗里憋气扮河豚。


林奚做饭,其实是一件比较稀奇的事。医家之女,十指纤纤那是带着药香,想来也甚少如同寻常农家女子那般沾阳春水。今天好不容易下厨,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刻钟,就眼瞅着萧元启兴高采烈地找上门来要与他分一杯羹。


兴高采烈又莫名其妙的萧元启:好像看起来我是个电灯泡但我真的只是来蹭饭的。


“平旌你真是越来越不懂礼数了。”林奚对萧平旌的这般态度感到不满:“又在那生什么闷气呢?”


“林奚,你对他客气客气也就算了,”萧平旌皱起鼻子吹了吹搭在额前的刘海,“怎么尽把好吃往他那儿推,你也不想想,我都多久没吃过你做的菜了啊?”


萧元启: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巨冤。


“既然客人来了,那总归得有待客之道吧。”林奚不知是该气还是笑:“小侯爷在这可是外人,你呢?”


“哦,外人啊。”


萧平旌面上毫波澜地重复了一句,视线从萧元启移到林奚脸上,如此来回往复,突然“噗嗤”笑出声。


“对,他是外人,我不是。”他抱着腿坐在原位,开始嘿嘿嘿傻乐,“我不是外人,你也不是。你是我内人。”倏而间又变得严肃,面对萧元启正色道:“内人素来性子冷淡却对外人分外亲和,还请侯爷不要见外。”


下一秒他就被新鲜药材糊了一脸。


林奚被恼直接背过身子不理他,萧平旌赶紧凑过去蹲在一边,探头观察她的神色。


“林奚林奚?真生气了?”他伸手牵住她的手腕,似是懊恼,又像在自责。“对不起啊,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个性子,嘴上没个数的....我都是瞎说的,你最好了,我这还不是,”他挠了挠头,“还不是喜欢你嘛。”


林奚扯了一下嘴角,飞快地用手遮住下半张脸。


“诶?”萧平旌歪了歪头,眉头舒展开来:“笑啦?”


“才没有。”


“好好好没有,那现在对着我笑一个,好不好?”


萧元启:“......”


....怎么感觉这萧平旌有了婚约之后,连物种都变了。


跟只大狗似的。




8.


眼见就到了萧平旌出发的日子,虽说路程不远,但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御令,理应好好准备。大嫂给他打点好行李,大哥帮他挑选了最精壮的马匹,各路人马也都来到长林府上送他。


林奚同萧平旌站在府门口,离别在即,她伸手替他整了整衣领。一段黑绳露出,萧平旌低头笑了,伸手取出那只精巧的长命锁,仔细观详一番,又轻轻地放回去。


“若不是....”林奚收回手,说道,“若不是药坊事多走动不开,随行倒也....”


萧平旌摇了摇头:“不。”


“嗯?”


“其实我从心底里想的是你不要答应。”


这倒让林奚感到十分意外:“为什么?”


萧平旌默默笑了:“出行军令,这是我的事,你若是不愿意,又怎么能强求呢?一开始嘴上吵吵嚷嚷,那是因为我被我大哥大嫂骗了,以为你也有任务在身。”


“林奚。”


他攥紧了拳头又放开,抬起脸来:“如若你前方道路上有未知变数,那我定当全力作陪;可若那只是我一个人的艰难险阻,你便不必参与。”


林奚眼中有波光闪动,半响,微微抿了抿嘴。


“可我愿意的。”


“什么?”


“就算艰难险阻,若是陪你,”她慢慢地说,“那我也是愿意的。”


萧平旌不由一愣。


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此时日光尚好,照着他面前粉雕玉琢的小人,披金戴碎眼睫闪烁间,仿佛在发光。


他很有一些动情,认真道:“我....我就要走了。你看看我。”


林奚闻言眉目弯弯浅淡温柔地看向他,看着她的长生锁,她的护命符,她的少年郎,她红日彤彤乌发剑眉的未来夫君。


萧平旌目光灼灼。


她在这视线中微红了脸,侧过头很小声地问:“怎么啦?”


他眼望四下无人,便也同样小声地回答她:“师父说了,今日事今日毕。可今天的份,还没亲。”


“.....”


于是今天出使军令的二公子,也是被林姑娘赶出了自家府门。








//Fin.



【旌奚】《锦年》汇总

乔木的亭:

把至今为止所有的文都汇总到这里了(截至2018.6.4)


定了总题目《锦年》,章节是按照故事发展的顺序排的(不是按照写文的顺序排的)


前期写文的时候也没什么构思,随着脑洞想到哪就写到哪,不过好在整个故事的大致框架还是比较完整的,至于有没有什么时间线和逻辑上的bug大家就多担待吧(试图卖乖




(原剧衍生向)




《锦年》之日常篇:


【旌奚】锦年———夏日长


【旌奚】锦年———不知寒


【旌奚】锦年———少年游


【旌奚】锦年———庆余年


【旌奚】锦年———一心人


【旌奚】锦年———谓何求


【旌奚】锦年———满别情


【旌奚】锦年———怨遥夜


【旌奚】锦年———起相思


【旌奚】锦年———西窗烛


【旌奚】锦年———墙外花


【旌奚】锦年———无岁月


【旌奚】锦年———两难全


【旌奚】锦年———柳梢头


【旌奚】锦年———牵丝戏


【旌奚】锦年———不羡仙


【旌奚】锦年———解罗裳


【旌奚】锦年———从前慢


【旌奚】锦年———鸳盟结


【旌奚】锦年———采桑子


【旌奚】锦年———见月明


【旌奚】锦年———惊层云


【旌奚】锦年———溅裙人


【旌奚】锦年———春日暖


【旌奚】锦年———定风波


【旌奚】锦年———鹊桥仙


【旌奚】锦年———减却春


【旌奚】锦年———卷珠帘


【旌奚】锦年———童稚时


【旌奚】锦年———故人来


【旌奚】锦年———殷殷盼


【旌奚】锦年———共此时


【旌奚】锦年———蹒跚步


【旌奚】锦年———透春寒


【旌奚】锦年———意难平


【旌奚】锦年———知我意


【旌奚】锦年———解语花


【旌奚】锦年———落秋雨


【旌奚】锦年———惹春风


【旌奚】锦年———是吾乡


【旌奚】锦年———桃花面


【旌奚】锦年———纸鸢飞


【旌奚】锦年———江湖远


【旌奚】锦年———立幼学


【旌奚】锦年———私语时


【旌奚】锦年———半生缘


【旌奚】锦年———心彷徨


【旌奚】锦年———天净沙


【旌奚】锦年———望前尘


【旌奚】锦年———寄余生


【旌奚】锦年———两不厌


【旌奚】锦年———空山雨


TBC




《锦年》之结局篇:


(一)


【旌奚】锦年———已惘然


【旌奚】锦年———成追忆


【旌奚】锦年———叹浮生


(二)


【旌奚】锦年———近黄昏


【旌奚】锦年———天欲雪


【旌奚】锦年———忍别离


【旌奚】锦年———残梦里


【旌奚】锦年———江城子


【旌奚】锦年———终归去


【旌奚】锦年———眷韶华


【旌奚】锦年———倍思亲






《惆怅客》:


【旌奚】 惆怅客(一)


【旌奚】 惆怅客 (二)


【旌奚】 惆怅客 (三)


【旌奚】 惆怅客 (四)


【旌奚】 惆怅客 (五)


【旌奚】 惆怅客 (六)


【旌奚】 惆怅客 (七)


【旌奚】 惆怅客 (八)


【旌奚】 惆怅客 番外 雪满头


【旌奚】 惆怅客 番外 雪满头(二)


【旌奚】 惆怅客 番外 寒夜长


(已完结)






《望长安》:


【旌奚】望长安(大概可能也许是个不会填的坑)






【旌时】【旌时】 短篇 信笺短(偷偷夹带一点私货)






到目前为止写了75篇,我这么三分钟热血的人,没想到写文这件事已经坚持这么久啦~


各位食用愉快~

















【随笔】苏沐秋于伞修于我

+1

落天下:

最初是在伞哥生日前写下的,想在生日的时候放出来,结果生病在医院就忘了……没营养的随笔,单纯用来记录和感慨,不黑不掐。




我最早接触二次元的时候,根本还不知道同人圈这种东西,只会在官方找粮吃,饿了就一遍遍回看原著自己一个人默默舔舔舔。家教是我接触同人圈的开始,让我意识到了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主角控(现在控得不是那么彻底了,因为我不是很接受傻白甜傲娇还总是拖后腿一类设定的主角。如果遇到这类主角,我一般会选择直接弃掉作品。)我也从小就喜欢写文章,所以因为家教我认识了同人圈,然后因为爱好,我顺理成章地就写了第一篇同人文。


全职是我接触的第三个圈子,到我看全职的时候,已经浸淫同人文化两年了,所以全职我刚看了一点,就上网去找同人去看了。看了许多文,不过都没感觉,因为角色形象在我心中还很片面。那时候喻文州在我心里还是个打酱油;王杰希是个面相有缺陷的偏心队长;微草欺压新人让我喜欢不起来;韩文清是谁没听说过;战队名统统没听说过;黄少天在同人文里好聒噪啊连个标点都没有,真是拉低了在原著中建立起来的好感度;周泽楷是谁没听说过……因为同人文都看得一头雾水,所以我就B站找了很多视频看。


而看完视频之后最大的感想——这个频繁出现在所有视频的弹幕中、名叫“伞哥”的人是谁啊?


我不喜欢被剧透,所以我没有刻意去搜。过了几十章看见苏沐秋出场了,我就确定是这个人了。坦白讲虫爹对伞哥的描写寥寥无几,一笔带过,所以我对他也没太大的兴趣。像他这样的配角全职里面太多了,一抓几十个。他之所以这么特殊,只是因为他不在了。人设很空洞,只知道他很有才华,除此之外我当时有一丝惋惜,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叶修,心想要是苏沐秋还在,主角团队应该更厉害。


不过无论如何,我对苏沐秋的起始好感还是比较高的。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况且苏沐秋在同人文化中出现得太频繁,给我一种“只要我也喜欢苏沐秋会在弹幕上刷伞哥QAQ就能迅速融入到这个圈子里”的错觉。实际上,前期我对苏沐秋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每次LO主UP主一提伞哥或者伞修,就有人刷“一口玻璃渣”“太太心真脏”,我还在感叹大家情感真丰富,好感性呀,怎么我内心毫无波动。


那时候粉丝们还是比较理智的,又或者那时候我接触的伞修还不算多。他们会这样留言、刷这样的弹幕,主要原因还是因为UP主或者文手画手的作品,确实是悲情的。


苏沐秋第一次给了我悲哀的感觉,是在后期的原著中,“如果人生有很长”,看得很难受也很惋惜。这种感情在后来因为轮回的双一组合,逐渐发酵为了不甘心和优越感。优越感是觉得,你们这些人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枪战组合,你们也不会知道苏沐秋和叶修加在一起有多厉害;不甘心则是因为,要是苏沐秋还在,哪还有你们这么多戏啊?全都靠边站。这两种感觉在看文后期的时候很强烈,因为那时候我不喜欢周泽楷也不喜欢孙翔。前者是一个抢了主角“荣耀第一人”的龙套小鲜肉(我承认我对周泽楷的好感都是靠同人文刷出来的,看原著的时候完全是把他当成阶级敌人来对待的),后者干脆抢了主角的账号卡。要不是因为小周的人设不给他招黑(现在想想小周的人设真妙啊),我恨不得在决赛的时候冲到兴欣看台上朝下喊“给我干死那对最佳组合!他们不是牛逼吗!打得他们叫爸爸!!”


对我就是这么护短这么没素质(。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叶修果真把他们打倒跪下来叫爸爸(并没有),没有苏沐秋的叶修也拿到了冠军,我对伞哥的惋惜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但是当年的不甘心在我心里印刻了很久,所以在我写《如果有如果》的时候,我把本应该是个NPC的苏沐秋给写成了活生生的人,我让他和叶修一起站在比赛场上,让他拿到那个37连胜。


写文期间,虫爹发布了第三本《巅峰荣耀》,讲述了双核时代。尽管作者无论是在正文还是番外中都没真正描写过伞修橙三人当年的窘迫生活,但是两个为了生活费在网游中打拼的少年还是十分令人动容的。写手的脑洞都很大,我想了想他们三个孩子可能会吃过的苦、经历过的挫折,就心酸不已。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个少年一路坎坷,却在即将触摸到光明的时候,从人生的道路上消失了。


当时的这篇番外,让我无论如何也想给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并肩作战的机会。尽管自己文力不够,技能也记不住几个,还是回头翻找了几个小时,写出了炮灰文里面的全明星赛场。我记得当时评论区有个姑娘留言说我当时用的那句“双核时代”很奇怪,whatever,反正我就是要让双秋闪瞎所有人的眼,让所有人看见原本属于这对组合的光芒。


写《如果有如果》的时候,一共涉及了六对叶受CP,我比较水性杨花,写一对爱一对,对大家的感情很平等。一定要说哪里偏心,就是写黄叶的过程中激发了自己的黄叶魂。炮灰文最后完结的那篇番外似乎感动了不少读者,哦当然我自己也很感动,因为那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效果。我给伞哥单独来了一篇10000+的番外不是因为他是我钦定的攻,也不是因为我偏爱他,他的福利在全明星和后来叶修的表白那里就结束了。我写《奇迹》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解开全文的伏笔和谜底,除了伞哥,其他人也不知道真相啊!


可以说,我写炮灰文的时候,应该是我最心疼苏沐秋的时候,也是我最喜欢伞修的时候。原本大结局就是伞哥跟着整个虚假世界一起消失了,因为写文写出了感情,我于心不忍,于是把他留下来了。后来我还甚至写了一篇伞修伪BE30题,虽然段子不能算文,但是我写的短篇真的不多,能轮到伞修说明我真的还挺喜欢他们的。


然后从此之后,我对伞修的感情就彻底走向了下坡路,甚至可以说但凡能屏蔽关键字的地方,都被我加上了“伞修”。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原因最开始就是起始于炮灰文的番外《奇迹》,很多人都在刷伞修CP,让叶修和伞哥在一起,或者干脆认为叶修已经选择了伞哥。尽管我反复解释了三四遍,叶修没有抉择,他对每个人都有好感,可能最后会选择其中一个,也有可能一个也不选,找个姑娘家结婚,过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生活——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执意认定伞修就是在一起了,甚至揶揄我是披着all叶写伞修。当时看到这里挺无奈的,还有点生气,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自己那篇番外是写对了还是写错了。不过不可置否,那时候就产生了再也不想写伞修的念头。


因为伞修真的太值得读者感触和同情了。但凡文中有一点苗头,这对CP的支持率往往要远胜其它CP。


炮灰文写完之后我沉寂了一段日子,那时候刷了不少全职相关视频,然后又给了我一种刚看全职视频时候的感觉:有关伞哥的弹幕,还真是无处不在……任何一个角色,任何一个CP的粉,都没有像伞哥/伞修这样活跃过。这个时候甚至已经变本加厉,不管文手写手UP主的作品如何,是HE是BE,直接认定玻璃渣,评论QAQ。那时候还见到一句很寻常的句式,“写伞修的心都脏”,“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我:????????


emmmm这个戏加得有点多吧。我发现了,在那些刷黄叶周叶甚至别家CP的粉丝心中,大都数都是在自娱自乐,还是能分清原著和同人的区别的。然而在部分伞修粉心中,伞修大概就是官方钦定的CP?各种场合刷得理直气壮毫不含糊,有一种“我是正宫我怕谁”的强大……蜜汁自信。


有一些粉丝的自我代入感还很强,我记得当年汝子画过一条条漫,当中一格是叶修和电脑结婚(),结果电脑屏幕愣是被几个姑娘脑补成伞哥遗像(?),自顾自地评论留言哭泣,后果可想而知,犹记得她似乎再也不画伞修了?太遥远记不得了。反正围观了全程的吃瓜群众表示很无奈,一个劲加戏加戏,搞得最后连粮都没了。


要说写炮灰文的时候,因为确实有伞修的戏份,且伞修也确实有最后在一起的可能,导致粉丝认为《如果有如果》就是伞修,那我也只好勉强认同,毕竟是我自己写的。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再次发生,一年后我开始更新《夜修》的时候,试图从一开始避免闹心的事发生,干脆设定伞修纯友谊。


因为《夜修》中伞哥戏份不多,而且都是回忆杀,所以可能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是在为数不多的镜头中,我没有一次描写过苏沐秋喜欢叶修,甚至连暗恋都没有。梦中也好回忆杀也好,苏沐秋更关心的都是苏沐橙。背景也解释得很清楚,那些年两个孩子都在吃苦,为了活下去而艰难地前行着,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风花雪月。而在全文中我不止一次说过,叶修喜欢过三个人,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误把叶修初恋当成方士谦,看完番外一之后甚至跑过来质问我是不是我中途改了CP的我都能一脸黑线地理解一下,但是伞修?伞修?伞修???这CP我从一开始就没设定过啊!


后来我发现好像不是我写得有问题,而是有些姑娘心中有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只要苏沐秋出场了,这篇必有伞修。


虽然我觉得是因为大部分ALL叶文中只要写到苏沐秋就有伞修的戏份,但是……不好意思这个锅我们ALL叶不背不背,你理解是你理解,但是作者的意思都摆在这里了,我甚至直接申明苏沐秋和叶修在《夜修》中没有任何恋爱方向的感情,你总不能还罔顾作者本人的意愿吧?


嘿,还真能。


写夜修的时候我断更过两次,两次断更都是想弃文,弃文不是因为自己不想写了,是被气的。这个气也不是突然产生的,而是积累很久的,然后其中80%都是来自伞修相关的评论。印象最深刻的两条留言,因为时间太久只记得一个大概:1.有个姑娘说一开始看见我写苏沐秋,认定此文会有伞修。她等啊等,到最后却发现此文真的是周黄叶(?),而且伞哥死了伞修不存在,于是心情复杂问我怎么办。我不知道你该怎么办,但是我很想哭。2.另一个姑娘执意认为《夜修》中有伞修,作者你怎么设定是你的事,反正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并且坚信伞修之间有爱情。我不欲与她纠缠,干脆删了评论拉黑,结果姑娘又在自己空间发言说我无故删留言且诋毁她,还说这文她会继续追下去有不好的地方会继续指出。按理说LOFTER这么大,每个人都有权利在主页写你想写的,随便发表看法,但是……人家怕我看不见,居然还打了TAG@我。当时我真是被噎得泪流满面,无处话凄凉。


反正我那时候真是生了很久的闷气,原本写文纯粹是用爱发电,这下好了,爱直接被浇灭了,还写个毛。但是想起之前承诺过永不弃文,气消了之后还是回来写了,只不过为了避免更多幺蛾子,郑重发誓:大家不用猜测我文里有没有伞修了,有生之年,我都不会写这个CP的。


……这真的没啥用,大家看不到的……我都没想到《爱修不修》第一章里有那么多人猜伞修。那时候的心理就是,刚发了一个序章然后我已经想弃文了。


不得不说我当时看到《夜修》里那两条评论的时候,真的有些开始讨厌伞修这个CP了。我不会针对苏沐秋,以后我还会在文里写他,我也依然喜欢他,但是我确实对这对CP再也喜欢不起来了,官方发糖我都不会吃的。


后来《夜修》完结,全职动画化,火了,全职视频多了,在我的视野中,有关伞修的弹幕和留言就变成了无处不在无缝不钻无孔无入……而且很多都是强行加戏的那种。B站一个ALL叶视频,大意是老韩小周大眼少天文州争老叶的剧情,最后问老叶选谁。老叶说那我都要了,团团圆圆的ALL叶结局,结果这时候弹幕上来了一句【我选的那个人,他在南山】


我:………………………………


感谢这位人才,让我继“伞修”“伞哥”“沐秋”之后又多了一条新的屏蔽词,“南山”。


在那之后,微博有一次转起了一个小段子,可能不少姑娘也看过,是双叶的。结果评论区居然来了一句【叶秋:哥哥嘴里的阿秋,从来都不是我】


我:……………………………………屮艸芔茻……人家博主连“阿秋”两个字都没提过,你是怎么脑补出这么多的?


从此我的屏蔽区连“秋”都放了进去,叶秋的名字也被迫从我视野中消失()




其实作为一名ALL叶写手,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总要刷一发伞哥。我自己的见解和经历是在ALL叶环境下放个伞修,当个催化剂,既刺激了攻,加速了感情发酵,又不容易引起修罗场,基本上就是虐虐小攻做以调味,未必创作者真的就是伞哥或者伞修粉。但是如果创作者没有提到伞哥,希望观众就不要KY擅自给伞哥加戏了好吗orz真的真正的真的很煞风景还很容易引起反感。


这个随笔其实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我个人经历与喜好,憋得时间长了就不吐不快,不求认同也不想引战。最多被人看见了,就是阐明一个“我作为一个喜欢伞哥的人为什么不写伞修甚至不想在自己的评论区看见这两个字”的中心思想。不吹不黑,我还是很爱苏沐秋的……仅限于原著和自己文中。不是自恋啊,而是伞哥的人设比较模糊,每个人写出来的伞哥都是有差别的。我当然也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写的,所以只有自己脑补出来的才是自己最喜欢的呀。


最后迟到了很久的生日快乐to苏沐秋!

浅谈姑娘们文中有关叶修的OOC

氧化钙:

悲欢离合_太太你继续填啊!(摔到:



墨殇_风城烟雨偷井盖(?):



叶子修修:

  



   


全职是一本前半部分网游后半部分侧重电子竞技的小说。叶修的所谓嘲讽技能或者表现,其实多数是有立场的,就像他有一次说黄少天很搞笑,就像跟别人不是对手一样,因为这样,所以形成了垃圾话甚至嘲讽。

   

   

   


霸图四人到访兴欣那次,张佳乐和叶修之间的互动虽然是生活中,但原文强调多次这是他们关系好,所以彼此有些看似无礼的举动或者话语出现。而叶修跟哪些选手关系比较好,其实文中不是也挺明显么。

   

   

   


至于每次开赛前的垃圾话时间,这跟古时开战前的骂战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而所谓的垃圾话,其实也就是孙子兵法的攻心战术。

   

   

   


同人普遍侧重描写日常,生活中的叶修是个体贴温柔的人,但是同人里往往会直接把网游乃至竞技场上的叶修代入,这其实不是很合适。

   

   

   


可以说,描写叶修嘲讽的尺度以及场合的拿捏,本身也比较考较作者本身这些方面。有些同人里,叶修的嘲讽内容甚至已经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实在是……

   

   

   


实际上叶修是个EQ很高的人,这也是大家公认的对吧。

   

   

   


借用官群一位GN说的:叶修的嘲讽技能是主动而不是被动技能

   

   

   


说到这个就想起不少同人里会看到说叶修脸就能拉仇恨、脸T、嘲讽脸云云……难道大家忘了无敌最俊朗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脸T了么

   

   

   

   

竹居:

   

   

   



    

    

    


因为害怕写文的时候把我最喜欢的角色给OOC了,我跑回去翻来覆去的看原文。

    

    

    


其实在比赛之外的地方,叶修是个很随意也很随和的人,不会认真去计较些什么,也不太关心旁人对自己的看法。虽然在玩游戏的时候因为过于牛逼导致仇恨拉的很厉害,但是也不是不会谦虚,很多时候玩家表扬他的操作的时候他只是笑着说“还行吧”,从不会炫耀些什么。他会自称“哥”,却不是总在这么自称。事实上他自称“哥”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在云端上的,他会无奈,会心酸,会难过,会紧张,会苦笑,会泪流满面。他很诚实,认为是什么就说什么,不会拐弯抹角,也不会奉承别人。有很多姑娘觉得他很嚣张或者是在拉仇恨开嘲讽,其实他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包括总拿喻队手残和黄少天话唠说事。他不是那种爱恶作剧或者爱调戏别人的人,对于和张佳乐说的那句“哭了没”也只是平常的随口一问,不是特意去逗他什么的。很多人都看不透这一点,比如说魏琛陈果,他们总觉得叶修不要脸特猥琐。但是也有很多人看透了这一点,比如张佳乐黄少天喻文州韩文清……等等身边的人。其实他们都清楚叶修只是在实事求是不是在特意取笑他们,否则换了我是黄少天或者张佳乐,谁要是敢在我面前一直戳我痛点(树啊四亚啊),我一定上去揍丫的。他们之所以能在场下和叶修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多半就是他们很清楚叶修的为人。

    

    

    


以及在战术战略以外的地方,叶修的心一直很干净,从来不去算计别人,也不会老去揣测别人。他其实很爱笑,很多时候嘴角都是带着弧度的。

    

    

    


看了这么多同人文,觉得大家所写出来的叶修好像都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说话总是一口一个“哥”,每次和其它战队的人见面的时候都在开嘲讽:说韩文清钱包脸,评价王杰希大小眼,对喻队黄少总是一口一个手残话唠,还经常对其余战术大师感叹“心真脏啊”。仔细想想,其实这些都不是叶修会说出来的话。先不说韩文清的钱包脸本来就不是威严到让人忍不住掏钱包(原著里面那人掏钱包是把他当做工作人员想贿赂的啊),就算真的是,叶修对这张脸多半也没什么感觉。虫爹自己都说了叶修不怕他,“手下败将何足挂齿”嘛。有关王杰希,虽然两眼不对称但是也没到吓人的地步嘛,有些姑娘说叶修一回头看见王队的大小眼被吓了一跳,或者没事开开眼睛的玩笑,这就有失偏颇嘛。叶修会叫王杰希王大眼,那是因为王杰希确实有个眼睛比较大,没有什么开嘲讽的意思啊。至于喻队的手残和黄少天的话唠,这个原著中是说了不少次,所以我不多说什么了,但是私认为也只是开玩笑罢了,也不具有什么开嘲讽的意思。最后,有关心脏这一点。这个词本来就是孙哲平提出来的,全文出现不过两次,而且都是非战术型选手们用来感叹的。叶修对这个说法从来没表示过赞同或者认可,更别说拿它说事了。结果一翻开同人,经常看见叶修开口:“啧啧,心真脏啊小江”“心真脏啊文州”“心真脏啊张新杰”“心真脏啊王大眼”,我就觉得我心真累啊……

    

    

    


以上这些,其实我不是想抱怨些什么或者批评姑娘们写的太崩,其实我看文的时候看的都很欢快,觉得设定很萌,因为我也很喜欢贱贱的叶修,毕竟我们全职粉的都跟黑一样……咳言归正传我知道姑娘们之所以会这么写都是因为把自己对角色的定义写进去了,但是这些定义——钱包脸啊心脏啊大眼治痛经啊(并不),都是我们自己后来的二次定义啊。平时写到文里用来搞笑一下无伤大雅,但是要知道叶修和我们想的并不一样啊,要是总那二次定义当原著来参考就真的OOC了啊,文笔再好剧情再佳那也是OOC啊。如果真的喜欢叶修这个角色,我们不应该尊重他,然后尽量还原他的么?

    

    

    


 

    

    

    


题外话,顺便聊一下江波涛和周泽楷的相处问题。姑娘们在描写这一对互动的时候,有的时候为了搞笑会经常夸大三点水的读心术和小周的无口属性,以至于到后来大部分文章的对话基本上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周泽楷:“……”或者“……恩/啊/哦”

    

    

    


江波涛:“队长/小周(原作中其实是叫小周吧,私下的时候)的意思是blahblahblah……”

    

    

    


江波涛大大你的理解能力太强我给你跪了。

    

    

    


……这样太夸张了吧啊喂!江波涛只是比较擅长观察别人顺便善解人意罢了,所以在战场上的时候可以通过一枪穿云的举动来确认周泽楷的意图,并不是说他有读心术啊!连脸都见不到上哪读心去啊!开发布会的时候也是,小周比较内向不愿意讲话(对,是内向而已,不是有身体有问题或者不喜欢,虫爹就是这么说的),所以江波涛要打圆场——他说的也都是官方的客套话啊,绝对不是把周泽楷心里所想的说出来了啊!要说全文唯一一个感觉对周泽楷使用了读心术的,那也应该是叶修吧!你看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叶修在主持人前抢答的那些问题可是都和小周后来回答的一模一样【挖鼻

    

    

    


 

    

    

    


还是无聊的时候写的。本来只是想说一下全职文里面叶修的“嘲讽脸T”的问题,加上动不动就说“哥”怎么怎么,没想到短短几行被话唠的我扯了这么长。我果然是黄少的真爱粉。

    

    

    



    

    

    

   
   

  
 

全职高手大年事表原文时间轴版本

身系 · 三千 醉笑、千场:

邪月:



#荣耀开服 # #全职高手大事年表# 虫爹你开心就好 考据组 出品。根据第十赛季赛程扒下的2.0版本【原文时间轴】,图很大。感谢@蝴蝶蓝 虫爹。他们的荣耀不败,我们的荣耀不败,你的荣耀不败!


注意:考据侧重点不一样导致选手年龄差上下浮动一岁皆属于正常情况,仅供参考


原出处地址:http://weibo.com/3912025217/BzkECjFmS


重点:孙翔未满17就出道了,接过一叶之秋的时候才18岁,确实是个天才少年般人物


黄少天比老魏小7岁,于是是19岁出道


邱非17岁使用了九赛季前期说法,因为他在嘉世俱乐部待的时间最少两年,为了避免叶神挂上诱拐小学生的罪名……